✡†°拓

灣家人~
全職主喻黃/韓葉/葉藍/周翔周
不吃ALL/只能單路線
自產不能,塗鴉有(?!

©✡†°拓
Powered by LOFTER

Contract with me.

#這是個不得已的交換禮物(喂

#繁體注意

#有借用某原創企劃設定

#畫風瞬變不是錯覺w

#寫文好羞恥PLAY啊~(奔逃



  雪還在下,卻感覺不到寒冷。胸腔不斷起伏渴望氧氣灌入,但就像破了洞的氣球一樣毫無意義;意識逐漸不清、眼前模糊不明無法對焦;數不清的口子冒著血,將身下積雪染成一片殷紅。

 

  『沒出息。』在腦內怦怦的鼓噪聲中響起一句低沉嗓音,不知何時佇立於半尺外的一道身影帶著銳利的眼神俯視著他;說是"佇立"卻又不然,身影的主人並未在雪地上留下半個腳印,以某位帶著銀框眼鏡的副手說法來說是:漂浮離地10公分。

 

  『呵…專程來這挖苦我的嗎?老韓。』喉嚨早已被積淤咳不出的膿血卡住發不出聲音,知道來者為何人就也不白費力氣,直接在腦中與其對話。

 

  『怎麼回事?』 『…』

 

  鋒利的眉宇間皺得更深,他知道眼前這全身躺在血泊中的男人就算是這種瀕死狀態也不會輕易露出他的軟肋;但就算他不說,身為惡魔的韓文清卻也能憑藉自身能力去窺探他的內心,雖然,若是平常精神力強大的葉修根本不會露出一點縫隙讓他刨挖出任何情報資訊。

 

  韓文清透過他的記憶看到了那些來襲者,面目猙獰的低階惡魔,以車輪戰的自殺式攻擊嘗試擊倒狩魔人中譽為"斗神"的他,恨不得豪飲他的血、啃食他的骨肉;而隱身在這些低階惡魔之後的主導者,也不必多再猜測,只能是葉修所屬的狩魔公會-"嘉世"。

  

  作為曾經的王朝,至今卻與惡魔掛勾襲擊自己昔日的王牌,當中隱藏的各種人性利益現實,對於韓文清來說沒有了解的意願、也沒有必要,畢竟他也是一名居於上位的惡魔,人心再險惡也終究是人類,他在意的只有"葉修"這個人而已;十年前突然竄起的一枚新星,可說是打破長久以來人界與魔界間嚴重失衡界限的大功臣,然而他也不是一昧的屠殺、狩獵惡魔,與之關係良好、願意與人類共存的魔族也是不少的,例如藍雨當家的吸血鬼、輪迴的狼主、以及霸圖的魔王-韓文清。



  『葉修,跟我訂契約。』不是詢問,而是語氣堅決不容拒絕的肯定句。縱使葉修再怎麼強大,也還是血肉之軀,終會受傷、老化、死去,何況眼前也不容片刻遲疑…再等下去某人就要失血過多而死了。

 

  『…好啊。』語畢即有一隻帶著長爪的大掌遮蔽視野,感受到其掌心傳導過來炙熱的溫度,而在下一秒,全身的傷痛全都消失殆盡,身下也不再是冰冷被血染紅的雪地,而是陷入極為柔軟舒適的床褥裡。

 

  「…不帶這樣耍流氓的啊老韓,還沒訂契就急著把人往床上帶?」葉修知曉這是魔族的能力之一,進入人類的深層意識創造一個結界,通常用來做些愉♂悅♂的事情好來吸取精力…雖然比起身為魔王韓文清的內置魔力那根本是微乎其微的量。

 

  面對這種情況也是第一次,葉修25年的生涯中除了右手還是右手…好吧可能會換換口味來一下左手;在葉修開小差的同時,赤裸上身、隱去雙角尖牙利爪的韓文清俯下身握住了他的右腕,一輪帶著紅黑交錯火焰圖騰的手環隨其鬆手而現形。

 

  「我-韓文清與葉修締結契約、共享生命。」語畢便低頭在葉修的唇上輕輕一印。

 

  「老韓啊…你這畫風太美我不敢看。」

  「………」

  「這時候哥是不是得要來一句"我願意"…嗯?」見他眼神一挑、嘴邊勾起一笑,又是那種嘲諷人不償命的模樣,哪裡有剛從鬼門關前走一遭的人該有的樣子?若是平常的魔王大大,說不定還能注意到那人隱隱泛紅的耳尖,但在挑釁的DEBUFF下,仇恨值咻咻地往上飆升,讓人只想狠狠的咬他一口,而身體力行的魔王大大也真的這麼做了。

 

  「閉嘴!」張口朝那白皙的頸子狠咬下去、刺穿覆在血管上的皮膚。

 

  葉修反射動作般"嘶-"的一聲倒抽一口氣,卻沒感受到應有的疼痛感,反倒有快意從咬合處往全身流竄,刺激的忍不住背部弓起;送到手裡的鮮肉豈有不吃的道理,大掌一揉與自身相比不算厚實的胸膛,不意外的聽到某人隱忍卻仍溢出的一絲呻吟…嗯,手感不錯。

 

  簡單描述現下的情況就是,惡魔的唾液=情慾的催化劑…簡稱春藥。通常的情況會在接吻時順勢渡給人類,但在某人作死的行為下…嗯~這樣比較好吸收?

 

  臉色潮紅、心跳加速,感覺跨間某個器官正有甦醒的跡象,也就不再矜持,雙手搭上寬厚的肩膀、環繞頸後拉近距離,隨即感受對方從微啟的唇縫侵入、掃過齒貝、吸吮沾染唾液顯得濕亮的薄唇,配合的張嘴讓其在口腔裡翻攪、舔舐。好不容易有喘息的空間,葉修趁腦袋還有一絲清明,把頭埋進對方的頸窩…在他耳邊說,「韓文清,幹我。」

 

  呵呵,不作就不會死啊~。

 





  待葉修在KING SIZE的黑色床鋪上轉醒時大概過了一星期,較嚴重的傷口都已被處理好,肌肉骨骼有些無力痠軟以外沒什麼大礙,雖然只要韓文清一個響指便能讓其完全恢復,但葉修表示這樣比較有身為人類的感覺而拒絕了。

 

  坐起身來觀察四周的環境:現正坐著的一張大床、左手邊一扇簾子掩著的落地窗、另一邊有大小兩道門,小的估計是浴室、門之間的牆上掛著個虎頭標本。

 

  「醒了?」

 

  「嗯。」盯著走近床邊的身影,感覺好像還是有點恍惚。「老韓啊,這是你家?」

 

  「嗯,怎麼?」確認床上的人恢復狀況還不錯,想著晚點讓張新杰再檢查一遍,挑起一邊眉問道。

 

  「沒啥,只是以為你家會有翼魔石像之類的作擺飾啊…想不到這麼普通。」某位魔王思考著是否該讓他再多、睡、一、會。








  「我說,這玩意是什麼?」坐在床沿接受檢查的葉修舉起右手,那時韓文清給他戴上的手環還掛在腕上;先前他有嘗試要拿下來,但尺寸實在太剛好就放棄了。

 

  「這是能讓惡魔伴侶受孕的魔力手環。」要不是從張新杰口中說出來,葉修還真以為他在跟自己開玩笑,所以…這下是被老韓坑了呢?還是坑了呢?還是坑了呢…。

 

  「新杰,這事我怎麼沒聽說?」魔王臉色一暗,向自己可靠的副手問道。

 

  「我認為與伴侶締結契約的下個步驟便是繁衍後代,因此這也是訂下契約的必要道具,而誓言與親吻則是使兩者提高生殖情緒的手段之一。」呦!敢情是咱倆都被心髒杰給坑了!?



  惡魔伴侶的孕期與人類差不多也是8~10個月,葉修在這期間除了養好了傷,更是吃好睡好以及睡好,只差事後來根菸、快樂似神仙,魔王大大對此表示:連惡魔都比你有常識!

 

  雖說是懷孕,但葉修的身型並沒有任何改變,只要孕期內持續帶著手環讓其攝取血液中的養分及魔力,便能供給魔族孕育中心作為構築寶寶型體的材料;而孕期產生的各種症狀則是因體質有所差異,而體質強大如斗神-出現的症狀也是頗輕微的。

  比如-

 

  「老韓-我餓了。」

 

  「唉呦老韓我腰疼,幫哥揉一把。」

 

  「zzzzzzzzzzz。」這是某次魔王大大求歡途中,某孕夫兩眼一閉、雙腿一蹬,迅速進入夢鄉的情形。

 

 



  「葉修,之後有什麼打算?」

  「嗯…先回去找下沐澄報個平安順便告訴她要當姑姑啦~。」葉修舒適的窩在一個人型按摩椅的懷抱裡,享受的很。

  「那嘉世?」

  「不回去啦,哥打算自己建個公會。」說是不回去,也可以解讀為回不去了,各方面而言。

  韓文清側頭望著那被調養而變得圓潤些的臉龐,隨著眨眼上下搧動的濃黑睫毛,忍不住動情啃了一口對方的耳尖。

 

  「……」隱隱的聽到葉修在呢喃些什麼,有只指尖泛白仍不失其美感的手輕顫著抓緊自己的袖子。「痛…」回握住開始冒冷汗的那隻手,韓文清更用力的將人擁入懷中,生產的陣痛開始了,他只能這樣陪伴他。

 

  「老韓…老韓…疼死哥了…。」「嗯,我在。」「你在有什麼用…疼還不是我在疼…臥艹。」魔王大大很想將這張嘴堵上,舌頭舔過被咬到發白的下唇,探入口腔發狠的四處輾過,自己的舌被咬破滲出了血也不在意;眼角餘光看見落地窗被開了一個小縫,塞著用布包起的團子被裝在竹籃裡送了進來,而落地窗被關起的同時,哇哇哭喊的聲音從布包裡傳了出來。

 

  「……」「………」

 

  「就這麼生完了?」葉修背上的衣服幾乎被冷汗浸濕,韓文清將他打濕的散髮撥開,起身讓人躺下後塞進棉被裡,過去提起竹籃再坐回床沿,打開一看,是個有黑白相間貓耳及長尾的男孩子。

 

  「叫什麼名字?」「韓冷吧!」「……」「你自己問我的啊魔王大大,怎麼著還不滿意?」「…沒事,你取的都好。」「嘖嘖,這畫風我不習慣啊老韓。」「閉嘴!」

 

--END--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