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

灣家人~
全職主喻黃/韓葉/葉藍/周翔周
不吃ALL/只能單路線
自產不能,塗鴉有(?!

©✡†°拓
Powered by LOFTER

【喻黃】捨不得

OAQQ好虐好甜受不了啊~!!!

伊庭:

失聲梗注意失聲梗注意失聲梗注意,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不知道為什麼寫全職的文都是小段子的模樣,就算累了還是想愛……

梗來源來自重花大大的短漫,和朋友聊到梗於是就寫了

下面附上哽來源!!!沒看過的自行決定先看漫還是看文吧,個人建議先看漫……

梗來源:http://kasaka.lofter.com/post/219086_147094f

其實有黃少我都萌!!

葉黃的場合←後文請點

//

 

黃少天看著醫生給出的病單,不知該如何是好。

自本場賽季開始,他就覺得喉嚨疼,但他以為是風寒,放著過幾天就好了。

隊長喻文州卻不怎麼放心,硬壓著他到醫院看病,怎知道卻是......

黃少天煩躁的搔了搔頭髮,這該怎麼說才好?直接說他得病,要治就得割聲帶?隊長不瘋才怪!

「少天,醫生怎麼說?」見黃少天走出診療室,喻文州立刻上前問道。

「……唉呦我就說隊長你多操心,醫生和我說得一樣,就是受了風寒嘛!這陣子喉嚨不舒服是一定的,但有好好回診持續吃藥就沒有問題啦!」黃少天腦筋一熱,說出了與事實完全沾不上邊的謊話。

而喻文州信了。

「是嗎,那你也別多說話了。」喻文州見黃少天沉了臉色,失笑道:「等病好了,你要說多少話都行。」

喻文州以為黃少天為不能說話而感到憋屈,然黃少天卻是想到現在不說,以後說不定就沒機會說了。

「有話不說那多難受啊……隊長你別這樣看我,我話盡量說少一點就是!」

 

醫生說他的病還在輕度,但以現在的醫療資源控制病情有一定的難度,要他做好心理準備。

黃少天本就不是心理建設薄弱的人,他身邊的人大多也是,如果因為一點事就感到挫折而選擇後退,那他們職業選手的身分可以說是白搭了。

可是現在情況不一樣。

黃少天選擇隱瞞,只是希望在這個假期裡,眾人能夠盡情放鬆。

「我回家去了,隊長我們集訓時再見啊!」黃少天向其他人揮了揮手,坐上車後便保持沉默。

他回家後只告訴他的父母,嚴肅的警告他們別向戰隊的人多嘴,但隔幾天就接到喻文州的電話。

『為什麼那時候說謊?』對方開頭就直指重點。

「呃……」老媽你這樣是要害死你兒子啊!!

『告訴我為什麼,少天……」黃少天覺得電話那頭的人像是哭了。

「我……」等他開口,他才發現聲音開始沙啞。「我不敢說……」

『少天,你這傻瓜。』

 

再次回診,醫生診斷必須進行手術,否則病情會繼續惡化,可能會影響其他器官。黃少天不自覺得看向身旁的喻文州,後者表情似乎是在忍耐什麼,向醫生點頭道謝。

出了門,喻文州仍是不發一語,黃少天難得看對方態度這麼凝重,反出言安慰:「隊長隊長你沒事吧?你臉色比我還難看啊,你放心吧這事我看得淡,沒有什麼大不了……呃!」

喻文州將黃少天扯了過去,緊緊抱著他不放。

「隊長你你你──」黃少天對這肢體接觸感到不習慣,正想要推開對方時,聽見一句低喃後便僵住了身子。

「你要我怎麼習慣耳邊沒有你的聲音……?」

黃少天突然有點想哭。

「……啊哈哈原來隊長你這麼喜歡我說話?別人巴不得我說不了話呢,成天就想要我閉上嘴巴,這下可成了他們的意了……」

「隊長我說啊……」

在喻文州的懷抱下,他終於吐露出心聲。

「我還想要多說點話……」

然後他聽見喻文洲淡淡的說。

「你要說多少話都行,我永遠聽著。」

 

手術前一個禮拜,喻文州向黃少天提議要不要錄個音,留給其他人打氣什麼的,黃少天想想這也不錯,就欣然答應了。

每個人的留言都錄了好幾分鐘。黃少天這話嘮有很多話要說,可是嗓子不給面子,說到後頭就咳了起來,打斷他想說的話,在喻文州擔心的眼神下他只得草草結束,休息會兒繼續下一個人的份。

「總覺得把下半輩子的話都說完了哈哈哈!」黃少天打趣的說。

喻文州深深的看了黃少天一眼,才說:「……你聲帶若是好的,那你下半輩子肯定是說了幾百倍的量。」

黃少天被那眼神給定了身。他和喻文州算算也相處了要七年了,大半青春都有對方在身旁,雖然他現在仍在,卻少了最重要的部分,要喻文州怎麼習慣?

「隊長隊長那你呢?你想聽我說些什麼?要我錄雙倍的份量也行啊,誰叫你是我隊長呢!說吧說吧要我說些什麼??」

「不用,只要你現在和我說話就行。」喻文州笑了笑。

「隊長……」面對這樣的喻文州,黃少天笑不出來。

你別這樣笑行不行?

黃少天想要這麼說,但他卻沒有立場說這種話,因為讓對方露出這種笑容的原因就是他。

 

手術前眾隊員都聚在一起送黃少天進手術室。

黃少天感動歸感動,嘴上仍忍不住念著。「唉你們這是什麼陣仗?搞得我好像要進行什麼重大手術一覺不醒的樣子,不就是個聲帶手術而已嗎,你們別以為夏休期就可以…咳!咳咳!!」

「病患請不要說話!」護士板起臉罵人。

盧翰文紅著眼說:「黃少你就別管我們了,我們就是要等你出來。」

「小盧你哭什麼哭,本少只是做個手術!!只是聲帶手術!!」黃少天無法接受手術前的氣氛,一時激動又咳了好一陣子,盧翰文就不敢再說話了。

「大家關心你,你就安靜一點吧少天。」喻文州說。

黃少天表示,就算等等要進手術房也要說話,要不他真要憋死了。

喻文州表示,乖,少天聽話。

眾隊員表示,醫生你甭等了,直接把人送進去開刀吧!

藍雨戰隊的人們見正副隊長的互動挺正常,也就放下心笑鬧一會兒,誰也沒有發現黃少天眼裡的抗拒和喻文州眼裡的不捨。再多的,就只有等黃少天手術後告知狀況才有不同的情感。

 

手術相當成功,沒有一絲脫節,眾隊員聽見時還挺開心的,在黃少天的病床旁站了一會兒,喻文州便以「既然手術成功,大家都回去休息休息,明日再來看少天」的理由將眾人打發走。

現在只有他和黃少天的家人,還有戰隊經理知道這件事,要怎麼和隊員們說,那是之後的事了。

喻文州看著在病床上熟睡的黃少天,一想到等黃少天醒來,張口卻聽不到他的聲音,他就感到害怕。

他太習慣對方張口就是一大串話了,已經到了不聽就不對勁的地步。上次和輪回對戰輸了後,黃少天一句「我什麼都不想說」,就讓他腦袋空白了一秒。

「少天……」你能放開心接受這件事,我卻不行啊!

喻文州伸手握著黃少天的手,盯著對方脖子上的紗布一會兒,便難過得閉上了眼,不願再看。

手機震動,喻文州拿起來看了看,臉上有著錯愕。

有人私頻傳了東西給他,但那人名字赫然寫著:夜雨聲煩。

喻文州看了眼病床上的人,顯然對方不會在這時傳訊息給他,所以只能是更早之前,黃少天設定這時間傳給他的。

他沒有多想,隨手點開訊息,裡頭是兩個音訊檔,喻文州立刻就明白這是黃少天瞞著他錄的音,他無奈的笑了笑,點開頭一個音訊檔。

『咳咳,這錄音我想只有隊長你聽得到,除非那定時傳訊不靠譜,不小心傳給其他人了……我認為是不大可能的,隊長你正聽著呢對吧對吧??』

嗯,我正聽著。喻文州無聲的說。

『雖然隊長說不需要我錄個音給你,但我仔細想了想,你這麼喜歡聽我聲音,今後沒能再聽見肯定會偷哭,所以就偷偷給你錄了這段話哈哈哈哈!!!!

『隊長你什麼話也沒說,但我們相處多少年了,我們還不夠了解嗎?你肯定有偷哭一定有偷哭可是不敢給我知道,在我面前老是擔心這擔心那,還為了讓我安心總溫柔笑著說沒問題,你知不知道我看了有多難過??』

喻文州一愣,握著手機的力道變大,還將手機更湊近些,幾乎是要整個貼在臉邊,就為了聽清這段話。

『隊長不是我要說啊,不能說話我當然傷心了,但也沒有你想得那麼傷心,畢竟我人還在呢又不是死了。但看你強撐著笑,心裡卻總念著我沒聲音這事,我心頭就一陣悶,你知道為什麼嗎??我想你了解的。

『這麼大一段話,我想隊長你也知道我的用意了,別太念著我的聲音啊!我嘴上不能說,手還是能夠刷刷屏的嘛!我想說什麼你也是知道的,這和我有沒有聲音又有什麼關係?

『隊長隊長你聽懂了沒有?別嫌我話這麼多啊,下一段錄音我可認真了,留著給你當鬧鐘,每天早上都給你叫起床,沒有錄成一段還分段錄給你省麻煩,有沒有很感動啊有沒有有沒有??』

『還有還有一開始不習慣是當然的,但你還在,我也還在,那有什麼不同??所以隊長你就別多想了,咱們這組合拆不散。』

「嗯……拆不散。」喻文州手緊握著對方的手,淡淡的說。

似是感受到身邊人的心情,黃少天眼皮顫了顫,沒多久便微微睜開眼來,見著喻文州,先是疑惑了下,隨後眼神又慌亂起來,張嘴想說話卻痛的臉扭曲了下。

【隊長你哭啥呢哭啥呢???嚇死本少了,該不會是我手術出了什麼意外???】

「沒事,手術很成功。」喻文州趕緊回答。

黃少天鬆了口氣,看了眼對方手中的手機,也明白過來。

【感情還是我害的,隊長那啥哈……】黃少天苦笑。

喻文州笑了笑,這次真沒有假裝了。

少天說得對,我們都相處幾年了,怎可能想不透對方想說什麼話?

「少天,今後你若想說什麼,我來替你說。」

黃少天愣了愣,隨後裂了裂嘴,笑著點點頭。

喻文州拍了拍對方的肩,要對方再好好休息,黃少天也沒客氣,沒多久又睡了。

 

也只有我懂你心思了。

喻文州手撫過黃少天的頸部,腦裡全是對方的聲音。

--結束

晚點再來點葉黃的組合

评论
热度(107)
  1. ✡†°拓伊庭 转载了此文字
    OAQQ好虐好甜受不了啊~!!!